炎凉每天都想坑

凛月厨 凛绪不拆可逆 全职喻黄不拆可逆

【凛绪】甘

打call!

真白な~雪の中~:

•把前篇一起拉上舒服一些。

•放飞自我的OOC,和最初大纲完全不同,即兴短打。

•假装是给霄霄的生贺❤️












草莓的味道果然还是太甜腻了。

朔间凛月趴在自己的座位上,半醒不醒的盯着他前座青梅竹马的背影看的出神。

就在刚刚,朔间凛月以他深厚的做甜点的经验保证,刚刚飘出来的一阵甜味一定是草莓的味道,就是大家都最喜欢的那个草莓。那么是哪个女孩子身上……不对,这个班级里好像没有女孩子,鸣上虽然喜欢这种味道但是他身上味道是很意外清爽香皂的气味。

坐在这里可以闻到那么清晰的香味,那么用这种莫名其妙味道的人又坐在我附近的人到底是谁。本来这个时间朔间凛月应该好好的进入睡眠状态,不论是王様还是谁都应该叫不醒的模样才对。有些恨恨的咬紧了牙关,然后把视线移到了自己面前的青梅竹马身上。

不不,怎么可能是ま〜くん,ま〜くん身上应该是充满男子气概又很让人欲罢不能的薄荷……说起来今天为什么没有ま〜くん家里沐浴露的味道啊。等一下,线索好像都连接上了,犯人就是——停一下,停一下。

朔间凛月摇了摇头将脑海中浮现自己穿着侦探服的样子赶出去,不对,现在最主要的是为什么自己一直以来觉得帅气温柔又不失硬朗,可靠又迷人的未来一定会大出名的准偶像青梅竹马衣更真绪会用那么有个性的沐浴露?

糟了,确认了是衣更真绪身上的味道之后朔间凛月已经不明白他现在心里的滋味了,五味杂全,不是滋味,不,现在应该是草莓味的。草莓味……

朔间凛月猛的坐了起来,坐的十分端正的盯着自家幼驯染的后脑勺沉思起来。上次在上课时候坐的那么端正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正在讲课的老师注意到他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震惊了一下,感动的点了点头,就算凛月的眼睛并不是在他身上也不在黑板上。衣更真绪注意到了老师的小动作,侧着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人也被吓了一跳,对上凛月的眼睛的时候看到他正在思考问题的神情,衣更真绪甚至从心底冒出了一股功成身退的情绪,转过头来决定绝对不能输给凛月。

凛月对上衣更真绪的眼睛的时候,有很努力向他传达“ま〜くん你到底为什么身上都是草莓的味道啊”这样一个问题,不过谁都知道就算是十几年的幼驯染也不可能那么完美的理解出这层意思。

这是个足够撼动他们十几年竹马感情的问题,很严重。

朔间凛月猛然想起来,前段时间在家里沙发上随意放着的一本女性向杂志,封面上放着的是如今当红的男性偶像。这种和自己格格不入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凛月实在是不想深入的去想,大概是出去购物的时候被随手送的吧。里面用了一个版面介绍了,女孩子如果突然有了与平时不一样的习惯是因为什么。省略掉中间奇怪的推测和废话,总结下来就是,她恋爱了。

对,恋爱了。想要吸引自己喜欢的人,所以一般都是很可爱的改变。但是朔间凛月好像没有在意自己的幼驯染并不是女孩子这件事。

草莓味的沐浴露,ま〜くん、可爱的改变,恋爱。……ま〜くん,是恋爱了吗。想到这里朔间凛月的眼神黯了一下,这是意味着本身就很忙的青梅竹马之后会更没有时间陪着自己吗,这种事情真是太可怕了,不敢想象。而且ま〜くん变得可爱了……是意味着他的恋爱对象是一位强势的女生,或者是……男性?名侦探朔间凛月觉得自己发现了盲点,就是说啊衣更真绪平常四周都是男生,唯一的一位小杏也是可爱路线而不是强势路线。

不能原谅,居然背着他的青梅竹马在外面交往,太过分了,这绝对不是一瓶碳酸饮料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凛月恶狠狠的想着,更加用力的盯着人的后脑勺,完全没有在意已经响起的下课铃声。

“我说凛月,今天难得的学生会和组合都没有什么事情,回去之前要不要绕……呜哇!你在做什么啊朔间凛月同学?”然后不出所料,衣更真绪边收拾东西边转头的时候就对上了身后的人一脸深仇大恨的样子,被人吓得一愣,衣更低着头看着人的表情懵了一会。

“……凛月?”尝试着放温柔了声线和声音又叫了他一声。

“草莓。”

“……啊?”

“我要吃草莓,草莓蛋糕。”




车站前的蛋糕店的味道总是不错的,衣更真绪依稀的记得他偶尔听到的あんず和鸣上那充满女子力的谈话。所以当他听到他今天看都不怎么高兴——就算平常也是怎么都打不起劲的幼驯染说要吃蛋糕的时候,对女孩子喜欢的东西不是很了解的真绪只能来到车站前,找到了一家看起来很粉红实际上更加粉红的甜品店。

选择这家的原因大概是看起来可能会有草莓蛋糕的样子。衣更真绪在心中为自己辩解了一下,带着依旧有着气鼓鼓的朔间凛月走进店里。不过怎么看两个170的男子高中生一起走进一家那么pinkpink的甜品店氛围都不太对劲吧。

衣更真绪终于在他幼驯染挑起一颗草莓细细碎碎的咬的粉碎,脸上的表情十分不愉快的时候按住了眼前那人的手,今天第二次对上了他的视线。

现在是要做什么,如果就像现在一年级经常说的google一下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但是现在很明显来不及了而且自己也不是很擅长电子产品。现在当事人就在眼前大概也来不及说:停一下,等我google一下“我的青梅竹马突然不高兴并且想要吃草莓蛋糕是什么情况?”

不,肯定找不到,就算是对电脑网络苦手的衣更真绪也知道这样搜索一定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一时间安静下来,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凛……凛月,今天是怎么了?”手依然按在青梅竹马的手上,就算是在全校学生面前说话也没有紧张的学生会成员衣更真绪,在幼驯染面前猝不及防的吃了螺丝。

“……”
叹了口气,朔间凛月将手中的叉子优雅的放在盘子一侧,但是皱着眉的表情和这个动作完全不搭。“ま〜く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语调里说不出的豁达,衣更真绪右眼皮跳了跳。他觉得今天他的幼驯染说的话他怎么好像一句都读不懂。

“……什么人?”

“ま〜くん在交往的人。”

……停一下,这里才是真的要停一下。他已经完全搞不懂朔间凛月在说什么了。梦之咲高中二年级,组合是新兴偶像团体Trickstar,性别男爱好暂时没有什么想法,因为在做偶像,每天的生活就是上课训练学生会的事务,以及照顾自己麻烦的不行的幼驯染,朔间凛月。自己空闲的时间全部被眼前这个人占用了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有没有自觉啊怎么会问出来这种话?

“不是,凛月,你是说什么交往的人?”

“ま〜くん是还想瞒着我吗,就是能让ま〜くん那么有男子气概的人用草莓味沐浴露的人。”推开眼前的蛋糕,朔间凛月趴在桌子上想要装作完全不在意的样子,一次性将这件事情问清楚,一贯懒洋洋的语气中间又夹杂着着不容糊弄的威严感。“想和ま〜くん交往的人没经过我这个监护人的同意都没有资格。”

右眼皮又跳了一跳,“凛月……你是说我妹妹吗?我妹妹上次送了一个草莓味的入浴剂给我,被我翻出来就拿来用了……不过味道果然还是太明显了吗?”衣更真绪抬起手腕凑到鼻子前仔细闻了闻。“可能是我已经习惯了这个味道所以没在意……所以说凛月你到底怎么了?”

“そうそう、これ……え?”难道自己猜想错了?就是错了。朔间凛月像是心终于稳下来一样先是舒了一口气,原本像是被握住的心现在突然舒缓起来。

“ま〜くん现在,没有在交往的人?”

“……凛月,我每天的时间都在做什么你是最清楚了的吧?”

凛月抬起头对着人眨了眨眼睛,仔细想想,真绪说的好像说的很有道理。

突然好像不是那么厌恶草莓了呢♪。再次看向自己幼驯染的目光终于变得柔和许多,看到他因为困惑皱起的眉头,伸手用食指揉了揉他的眉心。

“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凛月?”

“解释起来太麻烦了所以pass♪”

……为什么这个幼驯染这么麻烦,如果就那么放过去了那么今天晚上一定会睡不着觉,而且十分对不起今天因为莫名愧疚花掉的蛋糕的钱。为什么要用为数不多的零花钱——给他买饮料,还买甜点吃啊?

衣更真绪钻着这个牛角尖不知不觉眉头又皱在了一起,凛月哼哼的笑出了声。“ま〜くん总是这样会老的更快噢?呼啊……困了…都是ま〜くん的错今天都没有好好休息,作为补偿…ま〜くん,背我回家……趁着天还没黑的时候。”

虽然平常也是那么做的,衣更真绪边抱怨着不要在这种地方睡着啊边提起了两人份的包。

桌子上的草莓蛋糕还剩一半,但是好像没有人在意他。

当然回去路上,朔间凛月吮了吮衣更真绪的脖颈边迷迷糊糊的说“草莓味的ま〜くん好像更好吃……”这种话的时候,都是后话了。

————————

感谢看到这里……没想到写的第一篇凛绪是这样的(……)

本来这对cp最吸引我的就是安定感。

但是我本来的大纲是想开个车(可闭嘴吧

想想,草莓味的车,肯定很好吃。
















【ES绪凛】壹

http://m.weibo.cn/1847378984/4064297137095510

微博


http://www.jianshu.com/p/5c76ceae0c92

简书


好方张啊,这么ooc会不会被挂

以后看到大写数字的标题就是开车,我们不要告诉别人,嘘。

避雷注意,陌生人旅馆一夜情。

太无聊了,想开个车,但是好像没什么有趣的梗。占个tag点下梗,不接受性转。
cp限定凛绪/绪凛均可。

【ES凛绪】拥抱限定3



拥抱限定3


非青梅竹马设定

大明星真绪设定

如有ooc请多多包涵

谢谢各位,预祝食用愉快

凛绪凛无差,如果到后期有出现凛绪/绪凛情况,我会标注并只标一个tag。我是个可以互攻的人,如果雷点请屏蔽


自从上次留宿,真绪已经半个月没有见过凛月,也没有收到他的任何信息。

虽说凛月一直这样的随性,但是认识这一个多月,即使不见面凛月也是经常骚扰真绪的类型。

不担心是假的…甚至在担心之中还夹在着些莫名其妙的落空感。这样的情感让真绪有些无所适从。
但是他没有什么理由去关心那么多,毕竟他们才认识一个多月。

怀揣着复杂的心情,真绪继续自己的工作,随着自己人气的步步攀升,真绪的工作量也越来越大。通告一个接着一个,甚至有时候连续几天只能睡几小时。

或许因为这样忙起来,真绪才能想不起凛月这个突然出现又突然失踪的人。

新专辑正在筹划中,这次的专辑不再是之前熟悉的唱片公司承包,而是启用了新的公司,全唱片行业的龙头霸主Knights。Knights虽然名气很大,但行为却神秘的很。传闻这个公司主要的成员只有五名,其中被称作“王”的人为这个公司的主要作曲,其他四人也都在作曲等方面颇有造诣。

真绪听过不少knights的曲子,其实knights作为情歌主打是不怎么符合自己一向励志偶像的风格。

但是如果是这个唱片公司的话,一来可以打破自己的模式化包装,二来可以获得更高的人气,出于这种考虑,真绪同意了公司的决定。

这次的专辑一共五首歌曲,其中《Light Up The Night》为专辑同名主打歌曲,另人失望的是并不是那个音乐作曲天才的手笔,而是这五个人中作曲最少的,基本负责音乐钢琴部分的那一位。

他的名字叫Dark Night,充满中二气息的名字,不知道怎么回事看到这个名字就觉得不由自主的想到那个自称吸血鬼同样的中二病患者。

新专辑的录制并不紧迫,公司索性给疲惫了一年的真绪方了五天的长假,因为歌曲难度比较大,也正是真绪很少尝试的类型,他把曲子带回家熟悉,方便自己过几天的录制。

真绪接到凛月电话的那天,正是他假期的最中间一天,真绪一面听着《Light Up The Night 》一面看最新一话的在追漫画。

经过半个月没有听到的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真绪吓了一跳,他用几秒反应了一下这是不是听错了,才窜起来接电话。

他拿起电话盯着上面凛月睡得不省人事的脸,深呼吸,让自己的声音与平时听起来没什么差别。终于他点击了接听,熟悉的惰怠声音传来。

“真~君,有没有想我…?”

“没有,我只是还以为凛月收了我的钱跑路了呢。”

“在真君眼里,我是那样的人么…?好伤心,伤心的要死掉了呢,竟然被真君这样认为…”

熟悉的夸张手法,蛮不讲理的推脱责任,明明让人应该觉得麻烦的人,让自己没来由的安心。

太好了…他还在。

闲扯了一会儿,凛月终于说出真绪有些期待的话。

“真君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去留宿几天么?”

明明心里立刻答应的请求,真绪却在嘴上犹豫了。

“什么嘛…真的是留宿还是找保姆?我可是很忙的可能没时间照顾你哦。来了之后就会被饿死,也说不定。”

“原来真君是真么残忍的人么?真是看错了真君,坏蛋,变态!残忍的恶魔,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去了…呜…”

“我在开玩笑啦,最近我在休息,正好凛月也可以履行一下自己的工作跟责任,那我去接你吧?”

在得到凛月的地址之后,真绪立刻出发,索性凛月的住址不是繁华的市区内,否则极有可能明天的头条就是。


“人气偶像衣更真绪携神秘男子回家。”

凛月家意外的是个看起来相当厉害的别墅区,在进入小区的时候还被保安问了几遍来意,直到凛月打来电话才得以进去。

远远的就看到站在别墅门口的凛月,穿得厚厚的像一只熊一样,只留出眼睛鼻子的位置,他也确实是一只熊,总是需要睡觉。

上了车凛月又开始抱怨起天气的寒冷,真绪的迟来,自己的痛苦夸大其词声泪俱下。听得真绪都快被洗脑自己“谋杀”了凛月。

“四舍五入就是谋杀嘛!真绪真是个残忍的人!”

凛月靠在椅子上进行了最后的控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假期的原因,真绪的心情格外的好。

简简单单的吃完冰箱里的存粮,凛月幸福的爬到真绪新买的被炉里去。并感叹,十个真绪也不如一个被炉的说法,这才是冬天的救世主。

好吧,这个被炉是凭空而降的,并不是自己特意买的。

安顿好凛月,真绪又打开音响听起那首曲子,反正看起来凛月很少关注娱乐圈这种事情,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更不要提一首曲子了。

凛月昏昏欲睡的趴在刚刚不要脸得来的真绪的大腿上,跟着舒缓空灵的音乐节奏闭目。

以为凛月已经睡着的真绪正准备拿起歌词再看一遍,被突然睁开眼睛的真绪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凛月觉得吵了么?”

“没听过的曲子呢?”
“啊?很冷门的曲子吧,没有听过很正常。凛月觉得怎么样?好听么?”

“真绪觉得呢?我对音乐没有什么特殊想法啦,也不怎么听,这种费脑的事情还是交给年轻人去想吧,'老爷爷'睡觉就好了。”

无视凛月的胡诌八扯,真绪点了点头,伸手顺顺凛月的头发。
“嗯…比较喜欢吧,毕竟很好听,但总觉得过于空灵了吧,这个谱曲的家伙一定是个很冷漠的人吧。”

凛月在真绪腿上蹭了一下转过身去,真绪没来由的脸偷偷红了一下,又为自己如此奇怪的反应感觉到羞耻。

“嗯嗯~这个曲子很适合睡觉呢,不要吵哦真君,我要睡觉了,晚安~”

“晚安,凛月。”

真绪看了一会儿已经睡熟的凛月拿起地上的歌词对照着曲子继续熟悉。
真绪知道自己变得有些奇怪,都是因为自己腿上这个人。






啊…期末一个月一直在为自己的作死努力,所以没什么时间写,现在终于休假了,应该会更新很快的。呃…有点控制不好情感…诶嘛,果然写的进度有点快了吧。手机打的头晕眼花,有什么错误的地方欢迎指出。

该死的lofter…一直电脑上不去 搞得我先电脑发微博然后又手机登陆上去复制…真的太不容易了。救命

【ES凛绪】拥抱限定2

拥抱限定2





非青梅竹马设定

大明星真绪设定

如果有ooc请多多包涵

谢谢各位,预祝食用愉快







凛月确确实实是个奇怪的家伙,在认识凛月一个月之后这样感叹道。之前完全被他的脸骗到了。

朔间凛月是个麻烦的家伙,比起真绪他更像一个雇主,见面的时间不能是白天,因为他要在白天睡觉,喝的东西不能是别的只能是碳酸饮料,他不想时候不能见一定要他开心才可以。

这样麻烦的人,真绪却忍了下来。并且有的时候会期待下一次见面。他们约定的时间没什么规律,一是因为真绪日程很满经常有临时通告,二是凛月有时候耍起脾气来要睡觉不能来。所以说是一个月,其实见面的次数只有9次而已。

虽然两个人都很少谈论自己平时的事情,也没有深入的了解,但是总觉得像认识了多年的老友一样。大概这就是缘分吧。

今天是真绪第十次见凛月,一个月的时间天气变得更冷了。真绪是后来才知道凛月是十分怕冷的,所以那天站在小区等待真是破天荒了。

真绪提前到了小公寓,并贴心的点起了电热地毯,方便凛月一进来就可以取暖。

凛月这次来的格外的晚,当带着满身寒气的凛月进到屋子里的时候,真绪已经有些困了。凛月手里拎着一个看起来是蛋糕盒子的东西。真绪关上门,捡起凛月脱下来直接扔在地上的衣服忍不住叹了口气。

“说了多少次不要直接把衣服扔在地上啊。”

“这种事情无所谓啦,真~绪真是啰嗦。”凛月边说边把那个大盒子放在茶几上,直接坐在电热毯上。“真君好贴心哦,电热毯真是解救了我。吸血鬼可是超级怕冷的嘛。”

对了,朔间凛月就是一个中二病晚期,自称吸血鬼的家伙。不过作息时间确实很吸血鬼就是了,但是真绪完全不会相信他的胡话。

真绪有些好奇的看了看那个盒子,但是没有开口问,毕竟他就是这样一个识相的人。如果对方想告诉他,自然会告诉他的,他一直秉承着这样的做人方式。朔间凛月像是看透了他一样露出了他招牌式的狡黠笑容。

“真绪猜猜这里是什么?猜对了有奖励哦。”

真绪将目光从蛋糕盒子上移开,投在凛月那张他恰好喜欢类型的脸上,真好看啊。他不得不再次在心里感叹一下,如果能一起做偶像的话肯定不错呢。真绪笑着拎起那个盒子。

“奖励什么的我可不稀罕呢,但是蛋糕这样放着会坏掉,我帮你放到冰箱里,你走的时候再拿出来就好。”

正准备站起身把蛋糕拎到厨房冰箱里,凛月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凛月的手冰冰凉凉的,本来就体温过低的他因为刚刚进入室内还没有恢复过来。真绪觉得心脏因为这个凉意漏了一拍,他低头看向凛月握住他的手。修长的手指,分明的指节,看起来很秀美又没有失去男人感觉的手。指腹似乎有些茧子的触感,估计是因为拎来蛋糕暴露在寒风中的原因,冻得有些红肿。

“这可是我亲手做的蛋糕哦,真无聊,真君一下就猜到了,作为奖励我们一起吃掉他吧。”握着真绪的手,凛月将蛋糕盒子放在桌子上,准备打开盒子。

“等等。”真绪也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他伸出另一只手握住凛月的手,将那双被冻得有些僵硬的手一起放在电热毯上。

凛月转头看向真绪,靠近真绪。“哼哼,这可都是因为真君才冻成这样的,要好好犒劳我哦真君。”

真绪松开他的手有点尴尬的没有对视他的眼睛,伸手打开蛋糕盒子。在看到蛋糕的一瞬间,真绪觉得自己又被凛月那张脸骗了。

“这是什么???”真绪有点崩溃的指着那一坨看不出什么东西的黑紫色物体,看向凛月。

“蛋糕哦,怎么了真君不喜欢么……太伤心了……我辛辛苦苦做的,受冷受冻的挤车拎过来竟然就这样被对待,真君真是个坏蛋!”

真绪看着凛月一看就是装出来的委屈,还是拿起刀子将那坨东西切开,蛋糕的味道散出来,闻起来还是不错的。

吃掉不会死吧,明天的头条不会是当红偶像衣更真绪误食毒药跟神秘男子死在公寓里吧?那太可怕了,但是看着凛月期待的脸,又实在不忍心拒绝。

拿起自己的那一块,真绪心一横在凛月期待的目光下直接将蛋糕送进嘴里。

蛋糕入口即化的奶油散在口中,意想不到的好吃。就像……就像凛月这个人一样,表面看着恶劣,实则内在温柔可靠。

真绪望向凛月期待的眸子里,偏头微微一笑。

“想不到呢,超好吃哦。凛月是做糕点师的么?”

听到真绪的回答凛月立刻露出他另一个招牌式的得意洋洋的笑容,抬起下颚端起自己那份也插起一块放进口中,眯起眼睛。

“算是吧,吃过我蛋糕的人都欲罢不能哦。”

“但是,主动吃下的人很少吧。”

真绪一面吃着自己剩下的那一份,一面小声吐槽。自以为很小声的真绪,还是被凛月听见了。凛月立刻端着盘子凑过来,把盘子放在一边伸手到真绪怕痒的腋下。

“我听见了哦真君,年轻人不能以貌取人,更不能不尊重老爷爷哦!所以要惩罚不听话的真~绪。”

凛月一面说着一面竟开始挠真绪痒,真绪一面躲闪一面推凛月的手。不料凛月这家伙看起来困倦娇弱,但是反应迅速力气也大得很。一面躲开真绪阻止的手,一面继续攻击真绪怕痒的地方。他十分怕痒,也不知道凛月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这样下来,笑得眼泪都掉出来,整个人都缩成一团,气喘吁吁地笑着发抖。

凛月似乎也被真绪的模样逗得不行,跟着一起捂着肚子笑成一团。

“不……不要闹了凛月,我一天工作已经累得要死掉了啊。”

真绪躺在地上求饶着,凛月支在他上方抬起下巴一副小恶魔的表情,因为忍笑这样的表情让人看起来没那么有威慑力。“真君以后不要再不尊重老爷爷了哦,否则下次我要更严厉的惩罚真君了。”

真绪一面警惕着凛月以免他继续攻击,一面猛点头。

凛月突然之间底下身子,一片阴影笼罩在真绪上方,逆着光的脸在暗面,透出一丝恶魔的气息,像妖孽一样的红色双眸微微眯起,真绪以为凛月又要攻击自己立刻准备躲闪。

但是凛月只是把手穿过真绪和地之间,抱住了真绪。整个压在了真绪身上,真绪因为紧张抖了一下。

熟悉的气息缠绕在真绪的鼻尖,真绪渐渐放松下来,舒展身体伸出手臂环住凛月。和以往不太一样的姿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姿势被压得有点透不过起来,真绪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红。但是却依旧感觉十分安心,仿佛只要有这么一个怀抱,就能解决所有麻烦的事情。虽然这个拥抱自己的家伙是个麻烦的不能再麻烦的人。但是能这么拥抱下去可能也不错呢。

美好的时间总是短暂的,这次的拥抱时间格外的长,真绪被压得半身发麻。只好轻轻推推凛月。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在自己身上睡着了,明明自己累了一天才是马上要睡着的那个啊。不舍得硬生生把熟睡的凛月吵起来,真绪叹了口气抱着凛月翻了个身坐起来把他抱到沙发上。

盯着凛月睡得幸福的睡颜,真绪笑笑取来被子将人盖好。

“你啊,还真是无忧无虑在哪里只要能睡觉就好了呢。”真绪一面吐槽一面把人被角掖好。“有时候还真是羡慕啊,不由自主开始想自己是不是太逼迫自己了,这样的性格还真是麻烦呢。不过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不是么?

…晚安,凛月。”





洗个澡关掉客厅的灯,真绪躺进被子里,外面有个人的感觉很奇妙,毕竟独居很多年,已经很久没有跟别人同处一室过。真绪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总觉得能在这样安静地夜晚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到底在跳些什么,他有些烦躁的翻个身把自己藏进被子里。也渐渐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这个夜晚,他意外的做了许久没有做过的梦。

































我回来了!!

根本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我写了些什么??

大家海涵吧,我也不知道自己胡乱码了些什么。土下座。总之就是认识一个多月的栗子毛还在朦朦胧胧的做着好朋友吧。好想急死你,我好像得了凜绪快速结婚证,写起文来一点也不像以前那么循序渐进!!!但是该有的程序还是要有的,所以Ummmm……继续好想急死你吧。

【ES凜绪】拥抱限定

拥抱限定

 

非青梅竹马设定

大明星真绪设定

如果有ooc请多多包涵

如果不是一发完结,应该这次也不会坑的

谢谢各位,预祝食用愉快

 

 

   衣更真绪最近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过多的通告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作为一个超人气偶像,每天要忙的事情太多了。特别是他麻烦的性格导致他很多明明能交给经纪人跟助手的事情也亲力亲为。

   大概是天生的劳苦命吧,他不得不这样感叹。

   前一段时间长达三个月的满日程安排虽然为他带来了人气的又一次飞跃,但是其弊端也显现出来。他生了一场大病,足足半个月还没有完全恢复。每天粉丝都送来祝福,外面的各种传闻也传得沸沸扬扬。医生说是因为精神压力太重,加上身体的劳累才会到达这样的地步,让他开始完全吃不消。

   现在身体已经好的七七八八,精神却还是萎靡不振过度压力。医生给出的建议是敞开心扉。但这恰巧是对他来说最难的,衣更真绪不是个坦率的人,他是个爱憋着的人。喜欢是事事自己背负。

   对于这样的情况,医生给出的建议是,不如找个安全的陌生人从一个拥抱服务开始吧。

   拥抱服务,这个词对于现在的社会并不陌生,过大的压力导致大多数人都有或多或少的精神压力,而研究显示一个舒心的拥抱能使人大大缓解压力。而拥抱服务就是总这时候涌现出来的,这些提供这种服务的人从事各行各业,都是经过筛选的绝对安全的人。或许他们也一样需要拥抱。

   总之抱着试试的态度,衣更真绪登陆了网站留下了一个虚假的信息,等着工作人员的接单。

    

 

等了好多天都快忘记了还有这样事情的时候,衣更真绪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您好~请问是真~君么。我是朔间凛月,提供拥抱服务的工作人员,如果今晚有时间的话就可以提供服务了。最好有时间哦,因为再次预约真是件麻烦的事情,我不喜欢麻烦的事情。”

电话里的声音是一个听起来像刚刚睡醒的声音,透过浓浓的睡意还是能听出这是一个少见的优质音色。不算低沉的青年男音大概因为说话习惯的原因,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的长音。意外的,可能因为声音好听的原因,即使是一个男性也不惹人厌烦。

但是这个服务态度是怎么回事啦,好像是提供服务的是真绪而那个自称凛月的家伙才是雇主。而且自己留下的名字明明是‘千扇真绪’为什么会被拆解成这个奇怪的称呼。

觉得有些好笑的真绪扫了眼自己的日程,今天晚上恰巧是空挡,看来这位困倦怕麻烦的凛月先生运气真是不错呢。

“时间是可以的,约定的地点一会儿我会发简讯给你的。那就辛苦了哦,朔间先生。”

“我不喜欢这个称呼,真~君可以直接称呼我为凛月。那就这样吧,我要继续睡觉了,晚上见。”

不等真绪回复,电话就被瞬间挂断了。什么脾气啊,真绪这样感叹道。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不过感觉很有趣不算讨厌呢,见见再说吧。

经过一白天的来回奔走完成公告,真绪有些精疲力竭的靠在车后排的座位上。助手正把车开往自己之前还在上学的时候,父母第一次决定为“成熟可靠”的自己做些什么而买的小房子。为了让自己忙的时候不能回家有个住的地方,即使现在有了不错的住的地方,也没有卖掉它。毕竟是自己收到的第一份礼物,还是如此的厚礼。

这次跟凛月约定的也是这个地方,一个每没几个人知道的地方。不会被烦人的记者发现,如果被发现的话奇奇怪怪的话题说不定就要占据娱乐头条了。想想都觉得头要开始炸裂的真绪,打开车门带着满身疲惫下了车。

意外的,困倦任性的凛月先生是个遵守约定的人,他已经等在小区的门口了。而且看起来没有一点困倦。

跟想象的有点不一样,透过墨镜真绪能看到因为是冬季所以穿着厚重棉衣围着红围巾的凛月,路灯温柔的灯光洒在他唯一露出的部分,那双让人惊艳的眼睛上。似乎不是美瞳的力量,而是天生的红宝石一样的颜色,少见的颜色。路灯的光好像被储藏进去流转在那双美丽的眸子里。

真绪见过无数偶像,跟很多好看的人,只有这一双眼睛让他有些惊艳。竟然是这样的人么,他不禁有点期待起一会儿的拥抱。毕竟好看的人谁都喜欢,哪怕只能看到眼睛,也让真绪觉得为这双眼睛也值得了。

看到穿着奇怪还带着墨镜的真绪,凛月似乎是楞了一下。

“是真~君么?好奇怪哦,晚上还带着墨镜,整张脸都看不到了呢,莫非是变态么?是变态的话,我会把你打倒哦。”

又是奇怪的发言,撒娇的意味也还在。真绪有点无奈的点点头。

“是是是,是变态,一会儿朔间…不,凛月要多多担待我这个‘变态’啊。外面太冷了,先进去吧。”

朔间凛月似乎不是很爱说话,比白天打电话的时候看起来要精神许多。虽然还是时不时打个哈欠看起来有点没睡饱的样子。

穿过小区到达室内的一路都在沉默,有点尴尬的真绪也不知道如何开启话题。

摘下墨镜跟围巾,真绪有点犹豫的看向已经脱掉大衣非常自来熟倒在沙发上躺着的凛月。如果真的认识自己会不会很尴尬,毕竟自己普及度还算比较高的。

真绪走到凛月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凛月看了他一眼突然笑起来。

真绪的突然紧张起来,莫非真的认识?那要怎么解释,怎么能让他不要说出去。还是太草率了吧找这种服务。

“长得不错嘛真君,也就比我差了一点点哦。我以为是丑陋的魔鬼呢,要把自己遮起来,还准备吧你打倒。”

“……”自作多情了么?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失落,不过不认识最好了。

真绪不由自主的看向凛月那张脸,确确实实很好看,狭长的双眸,比一般人要白一些的皮肤,整个人都带着慵懒的气息。如果是偶像的话,一定或有超级高的人气吧。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他有些像之前某个已经出国了的偶像前辈。可能只是巧合吧。

清清嗓子,真绪有些尴尬的刚准备开口。

就被突然扑过来的凛月吓了一跳,凛月张开手臂把真绪抱住。带着沐浴露清爽的味道窜进真绪的鼻腔。不知道怎么回事,真绪突然脸红起来,有些尴尬的将凛月向外推一推。

“干…干嘛啦你突然。”

“提供拥抱服务啊?快点结束就可以睡觉了啊…难道真君不是来要求拥抱服务的么?莫非真的是个奇怪意图的变态么!”

被推开一些的凛月有些奇怪的抬头,过近的距离让真绪更加尴尬。向后完全靠近沙发背上,离凛月更远一些。

“不……才不是啊。难道不是应该先互相了解一下么?”

“保密协议可是说不能打探隐私的啊,真君难道都没有看么?我们只提供拥抱哦!当然也可以聊聊天,不过说话很辛苦,我只负责看似在聆听哦,除非真君给我买碳酸饮料,我就可以再用心一些。”

凛月边说边固执的继续抱住真绪,凛月的体温有些低,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在冬夜里冻得。虽然体温很低,但是从这样的怀抱里竟然能感觉出安心的味道。真绪叹了口气伸出手臂环抱住凛月的后背,将头抵在凛月肩上头也靠在凛月头上。觉得疲惫感袭上放松的身体,竟然感觉到有一丝困意。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放松过。

凛月的手像是在安慰一样,缓慢的一下下拍在真绪后背上。

“只是碳酸饮料而已么……下次我会带来的。辛苦凛月了哦。”

好像过了很久凛月才松开真绪,真绪在这样安心的怀抱下已经开始昏昏欲睡了。但是随着离开凛月的怀抱又清醒了不少。

“真君竟然快要睡着了,这是多累啊,现在还不到睡觉的时间哦。”

凛月有点好笑的盯住真绪因为困倦已经眯起来的眼睛,翠色的眸子因为主人的困倦开始失去光彩。

在这样的注视下,真绪算是完全精神了。有点尴尬的咳了两声。

“最近工作太忙了,谢谢凛月了。”

送走拒绝了自己送他回家的凛月,真绪倒在沙发上。疲惫感再一次袭来,好像拥抱确实是有效果呢。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感觉能这样什么都不想睡一个好觉呢。

盯着天花板的灯光,真绪不由自主的想起刚刚离开的奇怪的凛月。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但是又神奇的让人有安心的感觉。

开始稍微有点期待下一次的拥抱了呢。

在睡意之间衣更真绪这样想着,下一次见面就听话的带一瓶橘子味的汽水吧。凛月是说喜欢碳酸饮料吧?奇怪的家伙…..

 

 

 

 

 

 

 

 

 

 

 

 

很好,超级爆肝写了三千字。看起来一发是不可能写完的,估计要很多发,千万不要坑掉啊,这样告诉自己,如果我坑了的话,就让我抽不到特工毛!!!之前那个失声,我会在写完这个之后写。

 

凜绪最可爱!/

 

可能一会儿我们就见了,因为我还在继续写


失声

呃…这只是个片段。
来一段感受一下我的刀片。











朔间凛月不知道这样值不值得。血族慕强,即使是自己不这么在乎力量的血族,也偏爱力量。但是如今,他为了留在真绪身边,变得不能在白天清醒,打不过原来可以轻松对付的低等生物,他的身体在变凉,每天都觉得如坠冰窟。他甚至不能说出口一句告白的话,变得不像自己。
这样的逞能值得么?他告诉自己值得,每天不论睡多久睁开眼睛就能看见近在咫尺的衣更真绪,那时候他觉得被温柔的暖意包裹住,为了这份暖意,没有什么不值得。这样就算变成比人类还虚弱的东西也没关系,就算用自己漫长的生命来交换,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就算他不能说出任何一句有关爱意的话,他相信他的真君可以懂。所以这一切都值得,跟他在一起没什么不值得。


——————————————————————————


很迷茫,衣更真绪很迷茫。值得么?背叛自己的信仰,带着本应该是他的敌人的虚弱的吸血鬼被追杀。
他低头看着睡在他怀里的朔间凛月,他的睫毛在颤抖,是在做什么噩梦么?收紧手臂抱紧怀里的人,现在他变得和凛月一样,只有彼此了。可是他从未听过一句凛月说得喜欢自己,他只是依赖着他。衣更真绪自己把他理解为爱,真的是这样么?他从未说过。是不是其实只不过是因为他恰巧只有自己,没有办法依靠别人,所以他才这样,如果他的兄长找到了他,如果他有了别的伙伴是不是他就不会这样了。衣更真绪是不是只是他漫长生命中的一个过客。
天黑了,凛月醒了,他揉了揉眼睛冲真绪微笑,抱住真绪。真绪却推开了他,满脸认真的看着他。朔间凛月有点茫然的看着他。
真绪告诉自己不能这么任性,他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但是现在他忍不住,他想问凛月究竟是怎样想的。
“嘛…凛月,你到底是怎样想我的呢?是不是…是不是像我一样?”
他看见凛月僵了一下,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真绪看不懂,他看不懂凛月这样的表情是想表达什么?不想伤害自己么?
他推开凛月站起身背过身不看他,只觉得接下来的路他连步子都迈不出去,心里好像被谁捏了一下,顿了一会儿他才开口。

“我渴了,一会儿回来。凛月好好在这里吧…”

【凛绪】失声1

失声

老套的西幻吸血鬼梗,讲述一个很乖的小吸血鬼凛月和他的牧师真绪的故事。
如果be了,请饶过我。


“真君…我真的好饿好饿哦…感觉已经能闻到方圆几百里的血的气味了。就一小口可以么?真的一点点…”
朔间凛月趴在人背上,鼻尖在真绪的脖子上蹭来蹭去,新鲜的血液的味道从皮肤下面飘上来…甜甜的。
衣更真绪盯着眼前繁杂的书籍并没有回头,也没有理会他。凛月经常耍小脾气,他已经习惯了。凛月不会真的下口咬他,这也是知道的。
但是身后凛月的动作一直不停,还得寸进尺的伸出舌头舔了舔。终于忍无可忍的转过头,却怎么也发不起脾气来。
凛月长得真的很好看,可能真的是吸血鬼的优势,皮肤白皙,红色的眼睛不同于一般吸血鬼的猩红而是一种类似于红宝石般的清澈。如今估计饿得很厉害,那双眼睛正可怜兮兮的盯着自己,略带了些委屈。微微颦起的眉头,更是让他看着可爱又可怜。真的没办法发脾气…这么可爱的他。那时候他受伤变成一个小吸血鬼被自己捡回家照顾,那时候他还不是真正的牧师,只是一个教会培养的孩子而已。他不知道那是只受了伤的吸血鬼,看着虽然只有七八岁的样子,和自己差不多大。以为他是个普通人类小孩,便偷着把他带回去照顾。他的伤在自己肉眼下惊人的复原了,后来就失踪了很久。之后再见
已经是现在这个模样,总会偷偷来看自己,孤独的教会生活,都是因为有他才能不难熬。
就算是吸血鬼又怎么样呢,他都是他心里那个可爱的凛月。捧着他的脸,在他没什么血色的唇上轻轻亲吻一下。柔软的触感让他的心都软了。凛月眨眨眼睛看着他,随后勾起唇角,笑眯眯的又回吻了他一下。
衣更真绪从桌子上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饮料”,递给他。这个东西被自己加了些魔法,能够让吸血鬼感觉饱了。
朔间凛月皱着眉头接过杯子,一口喝下。奇怪的味道,甚至让自己有些想要作呕。但是一直因为饥饿有点烧灼感的胃恢复了一些。困倦袭来,摆摆手放开他,躺进旁边的床上忍不住进入了睡眠。
衣更真绪站起身,走到床边。心疼的将手覆盖在他额头上,能感觉得到,凛月已经越来越虚弱了。现在是无法在白天保持长时间的清醒,只能靠昏睡保持体力,以后还会更严重。虽然喝了那种饮料可以有饱腹感,但吸血鬼还是要喝血的。没有血液他会渐渐得虚弱得连普通人类都不如。但是喝了血,吸血鬼的味道就会穿出去,再也藏不住。
纵然是再想跟他在一起,还是提过很多次要他回去的话。但是每次都被“离开真君还不如死了呢!我才不会回去!”这样的话堵回去。
俯身在他额头上亲吻一下,冰凉的触感让真绪不由得抖了一下。好凉啊…明明记得原来是还有些温度的…
正盯着熟睡过去的凛月,就敏感的的听见一大堆杂乱的脚步声好像是向自己这边来的。
不好的预感催促着真绪迅速将还睡着的凛月抱起来塞进一直以备不时之需的柜子里。再加上一层只能在里面通过魔法打开的封印。
果然脚步声停下了,敲门声响起。装作意外的样子打开门。
很多人,为首的是自己的老师,大主教大人。
“真绪不请我们进去么?”
没有后退反而向前几步,拒绝的意思格外明显。
“不了。主教大人,我没有收拾很凌乱呢。”






先开个头,晚上再写一段。